<acronym id="m8y2a"><center id="m8y2a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8y2a"><center id="m8y2a"></center></acronym>
教學項目
教師與研究
學生發展
國際合作
校友
合作伙伴
研究機構
關于我們
首頁 正文

鞠建東:我國增長目標與中美競爭

時間: 2020-08-13 14:29 來源: 作者: 瀏覽量:1185 字號: 打印

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造成了巨大的沖擊,全球經濟也由此遭受重創。近期,美國總統發布《美國對中國戰略方針》重新定義美對華戰略關系、孟晚舟事件、大使館撤館等事件,都顯示出美國對華遏制戰略逐漸形成體系化趨勢。

鞠建東,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,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紫光講席教授,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國際金融與經濟研究中心主任, 清華大學金融科技研究院跨境數字資本研究中心主任。鞠建東研究領域集中在國際貿易、國際金融和產業組織,以中美貿易爭端為抓手,帶領研究團隊創立國際貿易爭端這一嶄新學科,力求解答在中美現行關系下,中國應如何發揮優勢,以實際行動詮釋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價值,推動世界秩序深刻變革這一核心問題。

鞠建東關于中美關系的最新學術觀點:

首先,中美關系是結構性的。第一,中美既有互利互惠的領域,比如說農業、能源、制造等雙方具有強比較優勢的進出口,也有競爭甚至對抗的領域。第二,中美GDP只占世界的40%,各有各的利益。在中美各國內部,也有不同的利益集團,對中美關系會有不同的利益。不同利益集團對中美關系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。

同時,中美雙方既有短期利益,也有長期利益,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也會有沖突。從學術研究來看,我們更多的是客觀分析,從國家的長期利益進行分析。從長期利益來分析,中美爭端取決于雙方的長期增長。哪個國家能夠防止危機的發生,保持長期增長,哪個國家就能夠在爭端中獲得勝利。

對中國而言,我們有兩個階段性目標,第一,在2030年使得中國的名義GDP趕上美國。第二,在2060年,也就是40年之后,使得中國的GDP達到美國的兩倍。從現在到2030年,今后的10年,我們在中美爭端中最核心的目標就是保證我們的GDP增長趕上美國,這要求我們的GDP增長率高于美國增長率的3.8%。注意這個增長率需要加上匯率的調整。所以,這10年,我們最重要的就是三件事,第一,保證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,通過產業結構的調整帶動經濟增長。第二,人民幣國際化,保證人民幣匯率反應我國的經濟實力。第三,高舉新全球化的大旗,建立亞洲共同體,實現全球秩序的結構改變。其他領域的競爭都需要服務于這三個目標。我們需要緊緊抓住長期增長這個核心,我們10年平均增長率超過美國的3.8%,經過努力是可以達到的。我們能保持長期增長,崩潰的就不是我們。這一點要特別明確的是, 如果我國的名義GDP要在2030年趕上美國,這就要求我國的GDP增長率比美國的增長率高3.8%。在考慮到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未來10年將更加準確地反應中美兩國實力之后,這個目標是現實的,經過努力是能夠達到的。

其中,關于中國相對于美國的增長目標需要進一步闡明的是:為什么要制定中國相對于美國的GDP增長目標?從過去百年的大國競爭來分析,大國競爭在六個領域展開,制造業,經濟總量,高科技,金融,軍事,全球治理。一般而言,當追趕大國制造業超過主導大國,GDP達到主導大國的60%,兩國進入競爭階段。我國制造業2010年超過美國,GDP2018年超過美國的60%,所以中美現在進入大國競爭階段。

對于我們而言,下一步的目標就是GDP趕上美國,這一方面要求我們在高科技,金融,軍事,全球治理同步發展,另一方面也會給這四個方面的發展提供規模效應?!白汾s”本身不是目標,目標實際上是最優增長。假設美國今后的增長還是美國過去50年平均值,那么中國今后10年的最優增長,加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調整,就是10年之后名義GDP趕上美國。這個目標實現的前提是兩國都不發生大的危機。

我國名義GDP2030年趕上美國,換算成10年GDP平均增長率,要求我國GDP10年平均的年增長率,要比美國的年平均GDP增長率高3.8%。更加重要的是,需要把GDP的追趕指標分解成高科技、金融、軍事、全球治理四個領域的分解追趕速度指標。一方面,GDP追趕要求這四個領域的差距同步縮小,另一方面,美國作為主導大國可以利用這四個領域的領先,遏制中國的總量增長。

雙方在高科技、金融、軍事、全球治理領域的競爭,反應在GDP增長上,就是哪個國家能保證不發生危機,保證GDP的正常增長。對于中國來說,要求中國在高科技、人民幣國際化、軍事、全球治理至少差距不擴大,但同時也要求這四個領域最優追趕,不能冒進,因為冒進了就不是最優,反而有可能拖累總量的增長,使結構矛盾化,反而增加危機發生的可能。

中國的10年GDP增長目標,要求中國在高科技、人民幣國際化、全球治理進行同步改革、開放的結構調整,要求中國的產業政策同步調整,要求中國的軍事實力能保證中國的正常增長進程不被打斷。如果中國的正常增長能夠實現,那么美國有兩個選擇,第一,與中國合作,與中國同步增長,第二,與中國對抗,如果是這樣, 美國經濟實力的相對下降與國際金融的壟斷地位的矛盾會激化,大概率地會發生美元危機。2020年,中國預計GDP增長1%,美國增長-6%,中國增長率比美國增長率高7%,加上美元匯率調整,今年中國增長目標比差距3.8%的目標值多出大約4%。至少從今后5年來看,只要中國經濟不發生危機,10年的追趕目標有可能提前實現。


炫彩彩票